当前位置:济阳信息网 >> 济阳信息 >> 优惠打折 >> 浏览文章
故事会·老梁和大狼
时间: 2017年05月10日 来源:互联网 作者: 佚名 浏览次数:

1

老梁年龄不大,但显老,大家都管他叫老梁。老梁小时候被恶狗追过,受了吓,高烧发抖,请人叫了半夜的魂,还是落下了结巴的毛病。

因为结巴,老梁上学受了不少欺负。一到下课,准有同学偷偷钻到老梁身后,猛拍肩膀喊:“有狗!”老梁准吓一哆嗦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等他发现是作弄,又骂不出来。就这样,老梁下课都不出去,也不爱说话,文静得像个姑娘。 

老梁学习不好,又缺乏交流,家里担心这样下去会影响孩子性格,读完高中就撺掇老梁去当兵,老梁一琢磨,咱说话不利索,喊个一二三应该没问题,就应承下来。

过了体检,老梁就成了一名光荣的解放军列兵。一米八的个头,身体结实,穿上军装神采奕奕的,连自己都不由得多看了两眼。  

一年转瞬,老梁这个兵,吃得了苦,话又少,用排长的话说,当得不错。本来顺利,第二年,连里选拔,好兵去拳头部队选特种兵,差的留下。老梁本来很有希望,但因为结巴,被调整到特犬营,其实就是带狗。  

这下,老梁傻了眼,火急火燎去找政委请愿,政委一听乐了:“你一个兵,枪林弹雨都不怕,还怕狗?让你去带狗,又不是打狗,怕啥”。老梁想解释,憋得通红就是说不出话。政委挥挥手:“好了,服从命令,你明天就去报到。”从政委那回来,老梁呆坐了好一会儿,第二天一早收拾了东西,悻悻然去了特犬营。          

2

新人报到,按惯例营长召集训话。特犬营的传统,新人要向“老兵”敬礼以示尊重,当然,这里的老兵,就是指狗。用营长的话说,在特犬营狗比人金贵,新人站一排,轮流给狗敬礼,狗满意了,认你,你才能训练它。  

训完话,新人们排成一排,对面“老兵们”站一排,就在这一天,老梁见到了他的搭档:大狼。一只纯种的德国黑背,端坐对面,个头比其他犬高一个头,黑黄相间的毛在朝阳下反着幽光,双耳直立,额头一撮黑色刀状的印记格外显眼,一双杏眼目不转睛,闪着精光,身体壮硕,左腿上有一处伤痕,尾巴下垂,状若锉刀,威严无比。  

老梁后来才知道,大狼是特犬营的老兵,在一次辑毒任务中查出藏毒地点,与毒贩火拼,搭档让大狼待在原地,自己冲了进去,当场牺牲。大狼似有感应,守着后门,咬掉逃跑的毒贩半个脑袋,自己左腿也中了一枪。后来记功,大狼和搭档二等,只不过领奖台只有大狼一个。

自此,大狼的凶悍之名流传开来。伤好后,大狼性情大变,偶尔发起狂来,特犬营里几个老兵也拿他不住,久而久之,大狼就无人敢带。按规定,每次迎新,没人带的犬都要出来,大狼也就被拉出来,总会有不知情的新兵受大狼欺负,老兵们也乐得在旁边看笑话,这也成了特犬营的保留节目。  

当然,这些老梁都不知情。迎新开始,按规定,每人必须和老兵打招呼,这个打招呼可不是简单的鞠躬敬礼,而是要走到犬前,趴着敬礼,以表达对老兵的尊敬。整个过程很顺利,大家几乎都领走了自己的搭档,只有老梁和另一个新兵的搭档端坐跟前一动不动。

3

现场老兵开始起哄,让新兵做俯卧撑,做到第四十八个,另一个新兵旁边的犬好像满意了,挪了挪身子,被领走。而大狼,依旧端坐。老兵们都屏住呼吸,等着好戏上演。老梁抬头看看大狼,发现这家伙眼睛直视前方,看都不看自己一眼。就悄悄喊几声套近乎,发现大狼依旧威严,爱答不理。老梁面子上挂不住,就嘀咕:“妈,妈的,遇到了一条傻…傻…傻狗?”没料想大狼竟是听懂,低头看了一眼做俯卧撑的老梁,张嘴一口就咬了下去,老梁的肩膀衣服登时渗出血来。这下在场人都惊呆了,大狼欺负新人,顶多就是不理,刨土,撒尿,这咬人还是头一遭。  

大伙正寻思着要不要去救人,而作为当事人的老梁,本来见狗就哆嗦,这下彻底傻了,也没觉着疼,愣在了当场。大伙看老梁也不叫唤,心想应该没事,就继续看热闹,一分多钟过去了,老梁感觉咬在肩膀的力满满松了松,抬起头看看,发现大狼脱去狂性,眼里竟然泛起柔光,竟对着老梁肩膀的伤口,轻轻地舔来舔去。气氛缓和,刚才倒没觉咋样,现在让狗一舔,老梁竟疼得直龇牙咧嘴。后来老梁才知道,大狼佩服硬汉,定是被咬后纹丝不动的老梁让大狼觉得是条汉子,这才心甘情愿唯老梁马首是瞻,谁料想真实原因竟是被吓傻了。

总之,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,老梁耷拉着肩膀,大狼耷拉着耳朵,一起走了回来。这一咬,治了大狼的狂病,也治了老梁的心病。幸得伤口无碍,简单包扎完,老梁就归队了。

迎新结束,认了搭档,老梁和大狼慢慢熟悉起来。日常训练是最枯燥的,每天训练,老梁发现大狼连最基本的都练不好,想着营长说要学会换位思考,就想了一下,越想越觉着不对,换位?那我老梁岂不成了一条狗?再看看大狼,正伸着舌头哈哈笑,就抡起拳头一顿胖揍。揍完后老梁痛快了,就去睡觉,也不管大狼,剩下大狼莫名其妙,疼得嗷嗷叫。  

后来才知道,是老梁的口吃加方言,让大狼听不习惯,过了磨合期,大狼学得飞快,基本一个手势一天就会。每天训练完毕,老梁就带着大狼到树荫下乘凉,看着烈日下其他人还在汗流浃背地练习,一种成就感油然而生。

有时实在无聊,就加训大狼一些特殊口令,比如大小便前先叫一声,这叫请示,老梁应一声,这叫批准,得不到批准就得憋着。有时候老梁故意使坏,就是不准,大狼就憋得狗脸通红,看得老梁直发笑。

一次营队夜里合练潜伏,整个营队趴在墙角大气不出。大狼喝多了水,想尿尿,嗷了一声,营长一个巴掌扇过去,连人带狗一起罚做俯卧撑。被狗拖累,老梁觉得冤得慌,边做边瞪大狼,突觉不对,这狗崽子本来就是四条腿,那还叫啥俯卧撑,岂不是便宜这狗崽子。越想越来气,也一巴掌扇过去,于是,自打这天起,大狼学会一绝招,前腿向上,站着做俯卧撑。

大狼除了给老梁挣回一巴掌,关键时刻还真给老梁长脸。团练大比武,军分区首长观看,轮到特犬营,大狼像一支离弦的箭,冲刺,咬合,夺刀,查毒,五分钟内一气呵成,拿了第一。首长高兴,颁奖时让老梁交流经验,结果老梁对着话筒,喊了半天“我…我…我…”逗得满座大笑,只有大狼,站得笔挺,吐着舌头听得起劲。  

两年一过,老梁复原回家申请带走大狼,营里看大狼年龄已大,又没人敢带,就批准了。部队的车把老梁和大狼送到火车站,按规定,老梁的狗要办托运,老梁就摸着大狼头,嘱咐它好好待着,到站了就来接。大狼好像记起了从前的搭档,扯着嗓子,嚎得让人心酸。老梁安慰了很久才安静下来,列车员不忍,把老梁安排在最靠近货舱的位置,可能是闻得到老梁味道,大狼一路没吭声。而老梁,端坐车里,一路上,竟没想过家人,抖着腿搓着手,满脑子是大狼。

4

一路无话,随着火车一声叹气,终于到达。老梁自是第一个下去,直奔托运站。办完手续,领到装大狼的笼子,一揭帆布,就看到大狼那张高兴的狗脸。笼子一打开,大狼带着热气扑面而来,伸长舌头把老梁舔了个遍,两人嬉闹半天,声音引来不少好事者。  

细心的老梁看了一眼笼子,预先准备的一包犬粮和水丝毫未动,想必是大狼担心自己出事,才滴水未进。想到这里,老梁登时就心疼起来,就地摊开行李,拿出碗,到站台讨了点热水,泡了满满一碗狗粮,端到大狼跟前。  

大狼狼吞虎咽地吃着,老梁看在眼里,有说不出的满足,吃到一半儿,大狼叫了一声,老梁明白大狼是在请示想上厕所,就轻抡了一拳骂道:“准了!你个狗日的,还真是个兵!”吃饱喝足,一人一狗走出车站。此次回来,老梁想来个惊喜,就没通知家里。  

老梁就带着大狼,像往常一样,站到站牌。老梁家在城里,从车站回家有直达公交,出行很方便。站了一会儿,总觉得哪里不太对,回头一看,所有人都站自己后面,保持五米左右的距离,打量着他。老梁明白了,这些人害怕大狼。不由苦笑:大狼啊大狼,你看你,平时不积德,人准把你当恶犬了。  

日渐向西,午后的阳光下,一人一狗沿路奔跑,一时成了古城一道别样的风景,引来不少人侧目观看。  

老梁回家后不久就结婚了,新婚当夜,媳妇突然问起:“哪天我和大狼掉水里,你先救谁?”老梁当场就惊呆了,望着媳妇认真的眼神,摇着头叹气:“其实,大狼它会游泳。”直气得媳妇笑出声来。  

婚后媳妇搬了过来,父母住一楼,老梁、媳妇和大狼住二楼,一家人过得其乐融融。老梁复原安置,开始上班。由于工作原因,不能总带着大狼,可大狼又不肯。为此老梁想尽了办法,刚开始,让大狼蹲在办公室门口,后来是楼下,再后来是单位门口,就这样越来越远,过了很久,大狼才终于习惯只送到家门口。

每天大狼送走老梁,就会盯着门外车来车往看,良久才默默回到自己窝里。每当门口有动静,总是咧开嘴冲上去,发现不是老梁,又悻悻然回来。下班时间,大狼总是提前到门口迎接,待老梁回来,冲上去叼起老梁的手提包,高高兴兴陪老梁回屋,这也成了老梁忙碌一天后最欣慰的事情。  

后来老梁夫妇想要孩子,孕前体检,大夫叮嘱屋里养狗容易流产,这下大狼没了回屋的权利,每天夜里,大狼在院子里叫一声请示休息,老梁应一声,大狼才慢悠悠地去休息。一副老兵不死的样子。  

5

十个月后孩子落地,是个男娃,身子胖鼓鼓的,像老梁,阴历九月九,乳名阳阳。有了孩子,上下楼不方便,老梁一家就搬到楼下。阳阳四个月的时候,大狼被批准回屋。阳阳端坐床上,从气味到神态都像极了老梁,阳阳喊了一声,大狼一愣赶紧应一声,就这样,阳阳喊一声,大狼跟着应一声,高低相合,此起彼伏,家里人直笑得前仰后合。  

到后来,阳阳调皮,爱打爱咬,觉着大狼会动,比其他玩具好玩,时而冲着狗脑袋一顿乱锤,时而抓起狗耳朵就往嘴里送,刚冒出来的牙尖把大狼咬得生疼。想起当年,执行任务时,直面敌人毫无惧色,枪林弹雨中左冲右突的大狼,如今竟甘愿给自己儿子当玩具来,每当想到这里,老梁总忍不住一阵心酸。  

大狼也该有自己的家了,有自己的孩子。正值春夏交替,老梁就张罗着给大狼“订门亲”。找来找去,小城里都没有纯种的黑背母犬,倒是周围的流浪狗,嗅到大狼的威严,一个个站在门口搔首弄姿。大狼接到命令,每天呆在家,不准出去。绝不违令的大狼,只在门口看着,从不踏出大门一步。转眼孩子一岁了,连爬带走,一家人围着转,老梁一忙,也把这事给忘在脑后。没想到,这竟成了老梁一辈子的遗憾。

下午上班,妻子急匆匆打来电话,刚接通她就哭了起来,断断续续地说:“大狼死了,被车撞倒,压死了。”老梁直感觉脑袋“嗡”的一声,后面的再也没听进去。老梁不顾一切地冲出门,截停一辆车,急匆匆向家赶去。刚到门口就看到一轿车,车身后拖着一道血印,血印的尽头是大狼的尸体。  

尸体旁,梁妈抱着孩子站在身后,前面,媳妇跪在地上,嚎得撕心裂肺。一旁站着一个陌生男子,不停地解释:“对不起,家里有点急事,开得快,还好孩子没事。这样吧,你们让我赶紧走,不就是一条狗嘛,多少钱,我赔你们就是,我真的有急……”后面的话还没说完,老梁早已红了眼,抡起拳头就冲了上去,一时,男子的哀嚎声响彻街道。媳妇怕出人命,赶紧拉开老梁,男子哪见过这阵势,见老梁被拉开,连滚带爬跑回车里,一脚油开溜。老梁冲着媳妇大喊:“你放开我,今儿我不打死他,就不算个兵。”说完挣开媳妇,追了上去,紧跑两步,脚下一滑,竟摔倒在血印里,等抬起头,汽车早已经走远。比起摔疼,老梁直感觉五脏六腑都搅在一起,难受不过,一拳砸在地上,顿时渗出血来。一时间,老梁和大狼的血混在一起,再分不清。  

良久,媳妇才走过来,哽咽着说:都怪我,是我害死了大狼。说完又抽泣起来,老梁微微一愣,媳妇才缓缓道来。下午暖和,媳妇就带着阳阳出来晒太阳,想起还有些东西未洗,就去忙活,阳阳贪玩,晃倒婴儿车自己爬了出来,一直连爬带走到了门外,而在不远处,一辆轿车正飞驰而来。似乎有感应,媳妇扭头看了眼孩子,惊得尖叫起来。此时的大狼,像一只满弓离弦的箭,不顾一切飞奔出去,冲到阳阳旁边,叼起孩子的衣服回头猛甩,阳阳被抛回身后,而大狼,却已无法停下来,迎着车轮,闷声倒地,都没来得及发出一声。

反应过来的媳妇这才跑过去,抱起孩子。远处,被拖行至前方的大狼,眼睛直勾勾盯着阳阳,确信平安无事,才安详地闭上了眼。  

这,是大狼第一次违抗命令,跑到了门外。而发令的老梁,此时早已眼泪横流,泣不成声。

过后,老梁一家厚葬了大狼,灵前摆着老梁和大狼的合影,只是照片中的大狼,成了灰色。葬礼当天,街坊四邻还有老梁的同事,听过大狼的故事后,都赶来送行。  

时光荏苒,在那以后,每年的这天,成了属于老梁家的日子,一家人总是不忘去葬大狼的地方看看。媳妇准会带上自制的狗粮,而老梁则绕着坟头跑上几圈,喊个一二三四,然后破口大骂:“你个狗日的,听到命令也不吭一声!”  

孩子的乳名,也改叫大狼。之后每当有人问老梁,儿子长大了,准备让他干嘛,老梁准会点上一支烟,眼神坚毅地说:

“去当兵!” 

 

 
0% (0)
 
0% (10)
 

 

 
 
本文引用地址
http://www.aijy.cn/Html/Article/xxfb/cxxx/711858.html
本文关键字

发表评论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收藏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
上一篇:周五刷建行信用卡菜金五折优惠 下一篇:故事会·我的妈妈是个名副其实的大骗纸
 
32.3K
发表评论
 以下是对 [故事会·老梁和大狼] 的评论,总共:条评论

24小时热门信息

特别推荐

最新更新